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00_5525.JPG  

炙熱的豔陽無情地肆虐著,高溫將柏油路曬得發燙,我騎著那部老舊的摩托車穿梭在熙攘的街道中,就在我送完了外賣的咖啡及冰飲即將要回店裡去時,摩托車突然熄了火。

 

這也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這部摩托車已經十多年了,是店裡面的外送專用車,我跳下了摩托車,試著要讓它發動,還是無法讓它再度運轉,我心裡盤算著,從這裡將車子牽回店裡,步行的話差不多需要十五分鐘,雖然時間與路程不算長,但是也難免在心中嘀咕幾句。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0_8154.JPG  

聽新聞上說,今年的第一個颱風即將來臨,我依然在外頭晃著,絲毫不願就此回家,我在酒吧裡,肆意地暢飲著美酒,時間也差不多了,意識也有些許不清,我付了帳後緩緩地走回家。

 

說真的我的酒量不錯,這點小酒根本就難不倒我,只是一個人喝酒實在是沒啥意思,這都要怪我的女朋友宮莎惠她昨天跟我吵了一架,今夜才使得我就此藉酒消愁。

 

人說酒是穿腸毒藥,我想未必見得,若說酒是利尿良藥,這倒可實至名歸,我走出離家不遠的酒吧後,一陣秋風襲來,讓我的尿意頓時擁上心頭,刺激了我的大腦中樞神經,說真的,快憋不住了。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00_7254-1-1.jpg  

已到了午夜時刻,丁筱馨還在捷運的車廂裡,她翻著手上的那本言情小說,這些日子來,公司長莫名的加班,就只因為來了個新主管,從事會計工作的她,就成了新主管眼中的標靶,沒有達到新主管的要求前是無法順利的下班的。

 

「老妖婆,害本小姐最近都無法愉快的逛街購物!」丁筱馨默默地在心裡頭罵了一句。

 

差不多快到站了,丁筱馨將小說合起放進了包包內,看了手錶上的時間,「都過了十二點了,幸好我還來得及搭上這班捷運,不然就得改搭計程車回家了!」她從座位上站起來,整個車廂裡就只有她一個人。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100_4277.JPG  

豔陽高照著,碧藍的海岸,在赤道旁的異國裡,那雪白的沙灘上,蔣又白躺在遮住刺眼大陽傘下的躺椅上,手上端著杯馬丁尼,口裡含著彩色的吸管,倘佯在明媚的南國,享受著這夢寐以求的假期。

 

蔣又白三天前才剛到這兒談好了一筆生意,他趁著還有一天的時間,來到這海灘上,望著碧海藍天,心中無限的滿足。

 

自從他幾年前開了公司以後就沒有再享受到這種可以逍遙自在的日子了,他戴著墨鏡欣賞著美景,忽然一雙美腿打從他的眼前經過,坐在他旁邊的躺椅上。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00_7759.JPG  

 01 

一大早就搭著車來到這一片原野的鄉間,這裡的空氣果然不同於都市裡的渾濁,碧綠的綠草及清澈的湖泊,若是形容這裡是世外桃源的話,一點也不為過。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100_8793.JPG  

午夜時分,裘琳卸好了妝走進了浴室裡,泡在滿是熱水的浴缸裡洗去身上的疲累,裹著米黃色的浴巾,擦乾了濕潤的長髮,抹好了保養的乳液,換上了絲綢的睡衣後熄了房裡的燈準備就寢。

 

「又是過了一天,真不知阿傑睡了沒?」裘琳躺在軟綿綿的床上想著。

 

「我該打通電話給他嗎?他說過會打給我,怎麼沒打電話呢?」裘琳不停地想著,手裡抱著大熊的玩偶,兩眼望著天花板難以入眠。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00_7408-1.jpg  

 

01

雨依舊淅瀝嘩啦地下著,午後巷口的轉角處有著一間小雜貨店,店口堆著早已淋濕的紙箱,一隻黑色的貓躲在裡頭不停地叫著,聲音非常的微弱。

 

一個男人,年紀約莫五十多歲撐著黑色的雨傘從對街越過馬路而來,站在屋簷下,收起了傘,抖去了沾在身上的雨水後走進小雜貨店中。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00_7555-1.jpg  

午夜,樓下的狗正狂吠著,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輾轉難眠,望著牆上的大時鐘,凌晨三點三十分,索性從床上起來走進廚房倒了一杯水喝,忽然間手機響了,我快速地走回房裡,正好奇是誰在半夜打電話過來。

 

我尚未拿起手機時,鈴聲便已停止,看了手機上頭顯示著未接來電,是通沒見過的電話號碼,心想那麼晚了究竟該不該回撥回去呢?算了吧!或許只是某位不知名的人物誤觸了手機的按鈕吧?

 

正準備在回床上睡覺時,手機鈴聲又響起了,我迅速地拿起,按上了接聽的按鈕,「喂,是誰?」我好奇地問,但是對方沒有回應,只有傳來哭泣的聲音,我再次問了聲「是誰?」對方哭的更是悽愴。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381ced09-1b9c-4413-9b88-9d982d4d0bf5.png

網友找我見面,約在一個鄉下的小咖啡廳裡,在網路的世界裡金太極與波麗露是跟我最談的來的網友,這次的聚會就是由金太極所聯絡的,他還特地畫了張地圖透過電子郵件傳來給我,非常的感謝他。

 

我坐火車去赴約,拿著那張地圖找到了金太極所說的那家小咖啡廳,當地的環境非常的僻靜,若不是金太極事先畫了這張地圖給我的話,我包準找不到這兒來。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00_7419-1.jpg  

霍端前些日子剛從法院退休,想起了這幾十年來在工作上的努力後,這下子終於可以好好地休息了。

 

一大清早他便起了個早,今天他準備獨自登山去,從大學時代他便是登山社的一員,這可是他的興趣,畢竟出身農家子弟的他,對大自然的還是有一份無法割捨的眷念。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00_3860.JPG  

怡君真是個苦命的女人,自從嫁給了胡一希之後就沒有好日子過。胡一希是個退伍軍人,當年怡君父母雙亡後,叔父嬸母就是因為胡一希有份安穩的退休俸才將怡君嫁給了他。

 

只是萬萬沒想到,這個胡一希只不過是個中看不中用的空殼子,平時除了吃喝嫖賭外還在外頭捻花惹草,還把難以啟齒的疾病傳染給了怡君,並且因好賭成性欠了一大筆的賭債。

 

怡君嫁給胡一希後不但沒有享受到好日子,還得三天兩頭在家裡遭受到一些討債人的騷擾,胡一希總是那種龜兒子樣地躲在小倉庫裡,到頭來還不是怡君跟人賠著不是地承諾還債的期限,可是這個胡一希在事後除了沒有半點感恩的心,每當討債的人們走後,他也就大口地喝著酒,然後再無情地對怡君拳打腳踢,不然就做出一些變態的凌虐。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mahjong_l1247.jpg

午夜的街道上靜謐無聲,但是某個公寓裡正熱鬧地進行著方城之戰,四個人坐在牌桌前為了贏取最後的勝利而鏖戰著。

 

「胡了!」錢太太今天手氣旺的很,牌技精湛的她,雖然手中抱著隻吉娃娃狗,但是砌牌摸牌都還難不倒她,靈活地像是天生就為了出來打麻將似的。

 

「你未免贏太多了吧!老子今天還真是輸慘了!」一個禿子坐在錢太太的對面抱怨著。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6fa72ff-c2a2-4b78-9dc8-9f09e7ca933c.png

「你就是那麼地不體貼我!」一名打扮時髦的女子咆哮著。

 

「朵兒,我真的很愛妳,但是……要我放棄照顧這些可憐的動物,我真的辦不到!」說話的是一名男子,下巴留著落腮鬍,堅挺的鼻樑上架著付無框眼鏡,身上穿著件白袍,邊說話還邊持著脖子上的聽筒為他的病患診療。

 

「王保羅,我再問你一次!你究竟是愛我還是愛這些骯髒的小動物呢?」女子大聲地問著。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00_8416.JPG  

夜色低垂,在鄉野的小道,藍盛文駕著他那部休旅車急馳在黑暗的路上。他哼著歌急著要去赴約,今晚是他第一次要到女友家中見未來的岳父、岳母的日子。

 

「快來不及了!」他心中不斷地想著這句話,幸好這一帶他熟悉,捨去了擁擠的大馬路,抄了這田野間的小路,不用多久的時間就可以抵達目的地。

 

他持續地加速,雖然外頭是一片黑漆漆,他依然如同識途老馬般地奔馳在田埂小徑上,「就快到了,轉個彎就快到了!」他心裡這麼想著,他雙手握著方向盤緊急地向右一轉,忽然間前頭來了一部車,他張大了嘴,機警地閃過。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100_8143.JPG   

名聞遐邇旅居國外的鋼琴演奏家金大衛載譽歸國了,這是他自五年前因父喪回國後再一次的回到國內,他將在音樂廳演奏多首名曲。三十三歲的他這次回國當然不是只為了他的演奏會而已,他另外有個計畫等著他去完成。

 

金大衛步出了機場大門後便迅速地回到位於鄉間的別墅,這是他的家,至少五年前還是如此,五年前他的父親因心臟病倉促身亡,金氏企業的經營權就改由金大衛的叔父金淼所掌理,這次他回來就是為了奪回他父親的產業。

 

「我回來了!」金大衛提著行李走進家中,望著客廳裡坐在沙發上的老人喊了句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00_8406.JPG  

黃昏的堤岸上,微風輕拂著河邊的蘆葦,夕陽就是那麼地美麗,我在下班途中見到對面的那對老夫婦正在那兒愉快地散步著。

 

「下班了嗎?妳好!」老夫婦中的丈夫親切地跟我打著招呼,我也報以微笑的打了招呼。

 

「你們好!看你們那麼恩愛地在這散著步,真好!」我停下了腳步站在他們的面前,羨慕地說。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100_3867.JPG  

01

 

大雨正滂沱地下著,長長的大煙囪仍然不停地冒著黑煙,落下的雨淋在眾人的身上,大夥兒依舊不願離去。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00_8190.JPG  

01

「縣長,我這辦法一定行的通的!」一位受眼睛像極了老鼠眼神的中年男子大聲地說著。

 

外頭是炎熱的天氣,縣長室內的冷氣開到攝氏二十五度,長相一付肥頭大腦的縣長放下手中的茶杯靜靜的思考著。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0_8066.JPG  

我被綁架了,在一個周末的午夜,我獨自騎著摩托車到海邊看海的時候,我被莫名其妙地綁架了。

 

也許諸位會誤解我是富豪或是名人,否則怎會遭逢如此際遇呢?其實我只是一名再普通不過的小人物而已,平時除了喜歡吹吹牛之外也沒得罪過人,怪只怪那天的午夜,失眠的我騎著那輛老舊的摩托車倘佯在海邊的公路上,想到海邊聽聽浪潮拍岸的聲音,或許是吹了太多的海風頓時覺得尿急,我趕緊停下車來,快速地奔跑到海灘上,朝著深邃的藍色大海撒了一泡尿。

 

就在身上的最後一滴多餘水份離開我的體內之際,從遠方的海平線上出現了一道紫色的光束,這光束越來越大,越來越接近了我,莫非我褻瀆了海神?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00_7274.JPG  

崇山峻嶺穿雲而立,雪花飄在群山間,在峰頂有著一塊寬闊的平台,世人稱為穿雲頂。

 

穿雲頂上,今日擠滿了武林各路好漢,就只為了五十年前兩名武林俊秀的約定而來。

 

當年的武林俊秀少年如今都成了白髯飄逸的名家掌門,一位是少林的無濟禪師,一位是武當的昭虛道長。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