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00_8244.JPG  

01

鬧區裡的小學在這個暑假裡停課了,學校裡的學生也即將分散到鄰近的小學裡就讀,因為市政府基於都市發展計畫將這塊校地改做為商業用途,學校拆遷後即將在這裡蓋起飯店及百貨公司。

 

「飯糰,以後我們就沒辦法再當同學了。」三名小學五年級的男生在操場坐在草坪上閒聊著。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00_8363.JPG  

今天是教師節,當了三十年老師的我即將在明年退休,雖然早已喪妻但也過的愜意,上禮拜三年前畢業的張小娟在學校的門口等著我,她笑臉迎人地走到我的面前,用著那清澈的嗓音問候了我。

 

「丘縯老師,好久不見了,我是張小娟你還記得嗎?」

 

「記得,記得,小娟你三年不見了,已經長得那麼的亭亭玉立了,真漂亮啊!」我當然記得張小娟,她那鵝蛋形的臉,大大的眼睛,我當然記得她,只是三年不見了,真沒想到她長的更加的美麗。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00_4486.JPG  

「布萊得,你給我閉嘴!你昨天是不是又去找珍妮弗了!」安吉莉娜對著坐在餐桌前的布萊得咆哮著,怒氣衝衝地質問著他。

 

「我怎麼會去找珍妮弗呢?妳早就知道我已經遺棄她了,她現在也過得不錯啊,不用我再去照顧她了!」布萊得兩手一攤聳著肩,無奈地解釋著。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100_5585.JPG  

農曆八月十五是中秋,但願千里共嬋娟,天上皎潔的月光照在人們滿心歡喜的臉上,那種幸福的滋味總是甜蜜地讓人難以忘懷。

 

「晚上七點,可別忘記喔,在河堤旁烤肉!」好友阿東打了電話來約我到河堤旁的空地上烤肉,這也剛好解決了我一個人不知怎麼過節的苦惱。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365592c2-f9c4-44a6-8be5-31d79b3753c3.png

曹大媽自從老伴過世後就靠著她那攤炸雞排攤單獨地過著生活,攤位就擺在市場裡自家門口的騎樓下,雖然常會有警察來開單,不過扣除這些罰金的費用,倒是夠她一個孤家寡人過生活了。

 

曹大媽並不姓曹,而是她那過世的老伴姓曹,街坊鄰居都這樣稱呼著她,久而久之就喚她曹大媽,老伴過世後,她一個人就開始獨自擺攤,由於她的肉品來源經過精挑細選,還有她的獨家配方來醃漬雞肉,炸出來的雞排汁多味美,攤子上沒有招牌,大夥兒都稱為『曹大媽雞排』。

 

曹大媽嫁給老伴後沒有生育,不過她的老公由於是第二次婚姻,膝下還有個兒子,只是這兒子小名狗蛋,從小就竟是到處惹麻煩,進監牢裡更是家常便飯,而且對曹大媽更是目中無人。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2ee88367-5deb-4182-be9b-a51d2d0cad07.png

牟才亥提著公事包坐在市區公園的長椅上,看著四處走動著的人群嘆了口氣,仰望著無盡延伸的藍色天空不禁地喃喃自語地說:「我這小小的保險業務員,究竟要到甚麼時候才能發大財呢?」從大學的電機系畢業十年, 一事無成的牟才亥感慨地說。

 

他起身走到一旁的大水池前,瞧了池裡的黑天鵝正成雙成對的嘻玩著,心裡頭想了想,年紀也不算輕了,也沒有適合的對象,更遑論成家立業,已到月底了,自己的業績依然沒有絲毫的起色,晚點若是回到公司裡,難免還得挨主任的一頓罵。

 

牟才亥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確實不早了,待會兒還是得辛勤的拜訪客戶,不然這個月的業績免不了還是跟上個月一樣掛零;他低著頭,一臉喪氣的走著,不由自主地在心裡頭想著:「難道老天真的對我那麼不公平嗎?」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00_2409.JPG    

繁華的街道上,盞盞夜燈明亮地照著巷口,妮可打扮的花枝招展地站在騎樓下,不時地往著四周張望著。

 

「約了時間還遲到,真是的。」她瞧了一下腕上的手錶,眨了眨靈動的大眼睛,嘆了一口氣。

 

今夜她等待的是一名常客,這位俗稱『平頭男』的男子出手頗為大方,算是位好客人,妮可曾經與他交易幾次,感覺還頗為良好。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00_3182.JPG  

午夜時分,我接到通知後立刻趕往命案的現場,那是在山上的豪華別墅裡,一具女屍被利刃刺殺在房裡的床上,身為偵察命案警官的我,一聽到被害人的名字後我二話不說的立刻就到了現場。

 

我之所以那麼的緊張其實也沒有其他的原因,因為被害人是我的舊識,也是我小時候的鄰居,更進一步來說,她是我的初戀情人。

 

『丁萱』一個讓我又回憶起過去的名字在我腦海裡盤旋不已,她是我讀高中的初戀情人,從小的青梅竹馬,已經多年未見了,真沒想到再次的見面,她竟然已是具穿著絲質睡衣,死狀甚慘的冰冷屍體。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00_0145.JPG  

 

郝伯伯自己有自己一套的哲學,自從幾十年前從家鄉逃難到了這裡後,郝伯伯便在這裡建起了自己的王國,『郝松鎮醬園』在這兒扎根茁壯,郝伯伯自有自己的醬缸文化。

 

醬園裡有著一套管裡的哲學,或許是因為軍人出身吧?醬園裡一概軍事化管理,就算是第二代也得照著這套模式來。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bf64f219-3bb0-4667-83ae-7f051d9e1a0d.png

寫了差不多兩個月,寫了62篇短篇小說,平均一日一篇,算是自娛娛人,雖然沒有甚麼人看,但也謝謝各位捧場,希望沒有嚇到你。

因為看的人不多,也激不起鞭策的動力,寫這種東西又蠻傷腦細胞,短期內就此擱筆,至少不會天天更新。

以後比較隨興,想寫再寫!(說真的寫這種東西好像沒有啥用,但是我又沒錢去吃美食,不然就寫美食日記。)

裡面插圖大都是我自己用滑鼠亂畫的,若有傷到各位的靈魂之窗,尚請見諒!

【後記】非常感謝各位的支持,我還是會繼續寫下去,若有任何建議尚請不吝指教地告知我!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c2cb1fea-9946-4827-b93c-3f1a5dd78e31.png

添財是個鰥居的老人,一個人住在熱閙的街區裡,是位退休的公務員,生活上還算過的去。

 

他沒有子女,平時也不與鄰居往來,更沒有看過有親友來找過他,添財個性十分的怪僻,對於任何的金錢都非常的斤斤計較,聽說鄰里間對他的風評都不是很好。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