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_4583-1.jpg  


南宋紹興十一年﹝西元1142年﹞農曆十二月二十九日,除夕夜裡杭州大理寺風波亭中有條性命正如風中殘燭等待正法。


抗金名將岳飛押在大牢中,其子岳雲在一個月前的二十七日也遭斬首,岳飛此時披頭散髮枯坐在地上,滿身遍體鱗傷,就只為了他不肯承認此『莫須有』罪名而慘遭酷刑。


地上臭蟲跳蚤橫行,老鼠蟑螂更是肆無忌憚地在滿地的稻草堆中遊蕩,牢外正下著今年以來最大的雪,岳飛身上並無厚衣禦寒,自他被捕三個多月以來,大理院對他從沒有好的臉色看待,除了飲食不繼外,毒打更是免不了的家常便飯。


『讀書飲酒四十年,烏紗頭上是青天,男兒須上凌煙閣,第一功名不愛錢。』

岳飛口中喃喃自語地吟著他在去年大破朱仙鎮時所做的詩句,他自認心中無愧朝廷,只是不明白自己所犯何罪?為何落此下場?


岳飛越想越煩,此時若有好酒可飲縱是殺頭也值得了,他仰天長嘯地呼喚著,若有朝一日能夠出得了大牢,當再盡一己之力報效朝廷,就算是當個小兵吧?也要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外頭的雪越下越大了,岳飛起了身,踮了踮腳尖,忍著身上的疼痛將手攀在窗口上,然後用力地撐著身子,想瞧一眼外頭的白雪。


「今夜是除夕,不知家中的妻兒是否能安穩地過個年啊!」岳飛望了白雪飄飄,若干雪花停在他的髮上,他無望地流下了淚來。


大牢裡因不容他人與之接觸,因此只囚禁著岳飛一人,幸好有位牢頭平時便敬仰岳元帥的忠義,有空便與之聊個兩句。


「岳元帥!今夜是除夕,我家人有準備些酒食,若是元帥賞臉的話,不妨進些食,過年嘛!歡樂些!」牢頭自桌上取來了酒食隔著籠欄遞給岳飛。


岳飛向牢頭點了點頭,伸手過去接過了酒,一口直飲而下,「痛快!」他用殘破的衣襟用力拂去沾在散亂鬍鬚的酒滴,又在豪氣地將剩餘的酒飲盡。


此時牢外有人輕喚,「寇牢頭!你開門啊!我是韓世忠!」牢頭一聽便往門外一望,果真是韓世忠,急忙打開了門輕聲叫了句「韓樞密使。」


韓世忠不等牢頭把門全開後便將門用力一推,逕行走到岳飛牢籠前,「岳元帥,大事不妙了!我接聽到消息,今夜朝廷便要將你行刑了!」韓世忠氣喘吁吁地說,髮上鬚上佈滿著雪花。


「哼!該來的還是要來!我岳飛一生戎馬,哪怕這掉腦袋的事呢?牢頭!還有酒嗎?能否再給我些?」岳飛將手伸出籠欄外,喚著牢頭。


牢頭不敢怠慢,又取了壺酒給岳飛,韓世忠急著道「此事真的不容小覷啊!事關性命重事!」


「我不怕死!」岳飛飲著酒,瀟灑地回了韓世忠一句!


「岳元帥!我已買通了大理寺的相關人等,找了個死囚代你正法,我夫人梁紅玉也請了牢中的黥吏將那死囚的背上刺了『盡忠報國』四字,你放心,那死囚身形長相及年紀皆與岳元帥極似,絕對不會有任何差錯,現在只等牢頭開了門鎖後,我夫人會派人將彼位死囚送入此牢之中,神不知鬼不覺!」韓世忠急著道出自己的安排。


岳飛沉默了一會兒道「我無愧對朝廷,何以懼死?若是如此而為,他日哪有何面目再見皇上呢?」


「岳元帥!聽老夫一勸,你可知這一切就是皇上及秦丞相與金國遘和的所為啊!他們,他們就是要岳元帥你的命啊!」韓世忠說出了岳飛入監及岳雲遭斬的內幕。


岳飛聽了後愣了一會兒,手中的酒壺也掉落地上,「這怎麼可能呢?」岳飛握緊了拳頭道。


「事到如今,你快些逃吧!這位寇牢頭是我當年的親兵,他絕對不會洩露半點消息出去,而彼位死囚,我也請我夫人派親信將其毒啞了。至於黥吏及相關人等,我會找機會將其滅口;我已在牢外備好馬匹,你快逃吧!」韓世忠催促著岳飛,一旁的寇牢頭也取著鎖匙開鎖。


岳飛不為所動,韓世忠直往牢裡拉著岳飛出籠,牢頭也在旁幫著,三個人拉拉扯扯地來到牢門外,外頭大雪紛飛,韓世忠脫下了身上的紅色大披風給了岳飛。


岳飛熟練地騎上了馬,韓世忠道「你此番逃難斷不可與家中老小聯絡,也不可在大宋的疆域裡逃竄,不然一定會東窗事發!」


岳飛望著韓世忠心中不免欷噓感慨,未及道謝,韓世忠又道「對了!岳元帥也切記莫往金國之地而去,因為秦丞相一定與金國達成某種默契,而你英名遠播,金國識得你的人也多,切莫走往金國,以防不測!」


岳飛深深地吸了口氣,想向韓世忠道謝,韓世忠舉起了手示意快走,另一手直往馬兒臀上一拍,前蹄躍起,馬嘶長鳴,岳飛拉緊了韁繩,馬兒向前狂奔,未久便消失在雪地之中。


岳飛縱馬直奔不知過了多久的時間,當年叱吒風雲的岳元帥今日卻成了末路的逃犯?沒想到他一生效忠的大宋,今日竟無可容身之地?他出身入死赤膽報國的朝廷竟是密謀取他生命之人?心中百感交極,風雪中大呼「何處可去?」


此時岳飛心想大宋及金國皆無地可容,不妨就往大漠而去,一路上餐風宿露過著非人的生活,三個月後終於到了大漠。


岳飛隱居在大漠中的一個叫孛兒只斤的部落裡,幫著蒙古人打獵放牧,過著隱性埋名的日子,該部的酋長見岳飛有百步穿楊射殺大鵰之箭法,沒多久將其收為義子。


岳飛取了蒙古的妻子,名喚斡爾侖,生了兒子鐵木真,沒多久老酋長病故後,岳飛也取了個蒙古名叫也速該,就在他離開了大宋十九年後被蒙古的仇家毒死。


至於他的兒子鐵木真,日後成了驚動歐亞的成吉思汗,南宋則在其過世後的一百一十三年後,亡於岳飛的曾孫忽必烈的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宮莎曉 的頭像
宮莎曉

短篇小說~宮莎曉的異想世界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