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E8368.JPG  

 

英挺的鼻子,明澈的眼眸,他的五官就是那麼地俊俏,健壯的體格,溫雅的談吐,那種令人第一眼就覺得舒服的男人還真是不多。

 

傑伊就是那麼吸引著我的男人,每當與他談話時就是感覺那麼地舒服,那麼地快樂。自從他來到公司後,我的心裡頓時感到彷彿有著千百隻幼鹿響往著心房外的世界,急著撞開長久禁錮的牢門。

 

我是這家公司的高層主管,傑伊是剛來兩個月的新同事,辦事能力不錯,對於交代他的事項都能達到我的要求。記得在他應徵面試的時候,他曾說過他是剛從國外回來,我看了他的經歷覺得還不錯,坦白說,我之所以會任用他,他那陽光的笑容及出色的外表,確實幫了他不少忙。

 

或許你會說我是外貌協會的一員,這點我承認!但是我想辯解的是,若是傑伊毫無能力的話,那麼我還算是過於貌取人了;可是他是那麼地有才能。若是有兩位有同等才能的人面試的話,與其任用一位貌不驚人的人,還不如任用傑伊來得賞心悅目吧?

 

記得上週的公司的聚餐時,傑伊親切地為我倒酒,我問他結婚了沒,他靦腆地說了聲:「沒有。」我見機又追問了他是否有女友?他笑著說:「從來沒有交過女友。」我當時心中立即雀躍不已地想,這麼好的男人怎麼都沒有人採取行動呢?好吧,我就開始我的追男攻勢!

 

我不停地對傑伊暗示自己沒有男友,也不時地在各方面對他展現善意的關懷,就在某一周末夜的下班前,我來到傑伊的座位前問道:「你忙完了嗎?」

 

他停止了所有的動作,緩緩地抬起了頭,那張白晰的臉孔中,迷人的眼神凝視著我,他微笑的對我說:「差不多了,待會兒就要下班了!」

 

「那你等會兒有空嗎?聽說有部電影不錯,是關於愛情喜劇類電影……」我暗示著他今夜一道去看場電影,若是可以的話,還能享用美好的燭光晚餐,待星兒們佈滿了夜空之時,最好能併肩地坐在空曠的沙灘上,讓溫煦的微風帶來海浪的聲音,看著岸邊的海鷗親密的相偎覓食,就在我的腦海中浮現這一幕幕美景時,傑伊的手機響起打斷了我的幻想。

 

「我先接一下手機。」他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滿懷著歉意地對我說,他就是那麼地斯文,那麼地善解人意。

 

我刻意聽著他的對話,毫不迴避地光明正大地既仔細又認真地聽著他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的語氣,並且不時地打量著他臉上所浮現的表情。

 

「好啊!」他親切地對著話筒的另一方說著,這若是對我的回應不知有多好啊!

 

傑伊忽然停止了對話,厚實的手掌摀住了手機,輕聲細語地對我說:「對不起,我失陪一下。」說完後他快步地離開了座位,走到角落去。

 

我好奇地注意他的一舉一動,遠遠地望著他,他的笑聲那麼地爽朗,眼神流露出興奮的表情,笑談中不斷地點著頭,真不知他是跟誰在談話,我不免懷疑起那天他說沒有女友根本就是在騙我。

 

他終於結束了這通漫長的手機談話,滿臉笑容地走回我的身旁,端起了桌上的茶杯啜了口茶後,又是用那迷人的笑容對著我,那具有磁性的嗓音說道:「妳說甚麼電影呢?」

 

「我是說……」我的話還沒說完,一旁有著同事對著傑伊打招呼大聲地嚷了聲「下班啦!」

 

傑伊瞧了下腕上的手錶,對著我輕聲地說:「對不起,我待會兒有約,我先下班了。」我無趣地走回我自己的辦公室裡,望著桌上堆積的文件,完全沒有想要處理它們的心思,究竟傑伊待會兒與誰有約呢?我真是好奇啊!不管了!我就跟蹤他去了解個究竟吧!

 

我隨意地收拾了桌上的雜物,提起了我那所費不貲的名牌包後,便踏出了公司大門來到電梯口,等不及電梯來就踩著那三吋高的高跟鞋從樓梯奔馳而下,一到大樓的門口,一見傑伊跟著門口的那位保全公司的警衛小王有說有笑地談著天,真是神明保佑,幸好他還沒走遠。

 

我躲在大樓中庭的盆栽後方,從枝葉的疏縫中觀察著他,約莫五分鐘後他終於要離開了,我在後頭小心翼翼地跟著他,隨著他步入了捷運站,搭上了捷運,我低著頭深怕被他發現。

 

他溫文儒雅地站在車廂中,站挺了身子,右手拉著吊環,左手提著公事包,無論車上的辣妹及美女有多少,他的雙眼依舊凝視著前方,雙眉深鎖地好像在思考著啥麼大事,那付模樣真使人疼惜。

 

他在區中心站下車了,我躡手躡腳地跟著,他的步履不急不徐,我雖然腳穿高跟鞋依然對於跟蹤他這件事上還頗游刃有餘。

 

他來到了家戲院的門口,我抬頭一見上頭的廣告招牌,這不是我本來想邀他去看的那部電影嗎?只見他站在戲院門口,神情有些緊張地四處張望,像是正在尋覓著甚麼。

 

我站在人群中,偷偷地窺視著他的一舉一動,他的笑容又出現了,抬高了手向遠處招著,只見一位年輕的女郎走近他的身旁。

 

這女郎的面貌姣好,長長的睫毛,彎彎的細眉,大大的眼睛,穿著時髦,一頭染著茶栗色的長髮,低胸上衣配上迷你短裙,身材確出眾,不過……還是稍遜我這風韻迷人的熟女一籌吧?我真的是這麼想。

 

他們狀似親密地摟著肩,傑伊還特地去買了飲料,我在後頭耐心的看著,最後也跟著他們進了戲院裡。

 

這部電影究竟演著啥麼,我沒有心思去理會,整個人不停地想著這女人究竟是何方的神聖,這兩個鐘頭真是漫長,也是我少數沒在戲院裡睡著的電影,總算散場了,我隨著眾人離開,眼神仍舊不敢輕眨一下,就怕跟丟了他們。

 

接下來我跟著他們進了間西餐廳,見了他們大塊朵頤地有說有笑,然後兩人相偕地離去,最後進到了傑西的家門。

 

我的心碎了,我嚮往的夢中情人居然欺騙了我,他居然有情人,甚至可能已到了同居的階段,這……宛如晴添霹靂地刺痛了我,就像是站在一片寬廣的草地上,讓無情的大雨淋濕的身子外還被雷劈了數百次,數千次的痛苦。

 

這一夜,我像往常般地獨自地回家,沮喪地在一路上哭泣著,街燈的暈黃光線好似取笑著我的愚蠢地照著我落寞的身影,當淚痕未乾地走進家門,躺在滿是熱水的浴缸中,奢望著蒸氣能帶走失望的心情,哎!一夜難眠!

 

隔天,我起個大早,不!根本就是整夜未眠地失魂般來到公司,大門口的警衛小王笑著跟我打招呼時,我也只以一個禮貌性的點頭來敷衍他。

 

早餐這離我早已陌生的名詞我早已忘了它的滋味,只見我的桌上有份速食店買來的早餐明顯地吸引著我的目光。

 

「我從來沒見過妳吃過早餐,妳或許都沒吃吧?今早我順便帶一份給妳,妳快點享用吧!」我的前方站著傑伊,他神情自若地說著,我的淚水卻已隨著眼眸的濕潤而流下。

 

「你!你為何要對我那麼好呢?你不是你沒有女友嗎?」傑伊一見我這麼說整個人愣在那裡不知所措。

 

「我真的沒有女友啊!」他莫名地赧紅著臉,脫口說了這句。

 

「那麼你昨夜跟誰在一起呢?」我乘勝追擊的問他。

 

「昨夜?我跟我妹妹去看電影啊!她剛從國外回來,所以我……她已在國外結婚了。」

 

「你妹妹?結婚了?」我詫異地小聲地說,唯恐透露太多的秘密被他發覺我昨夜跟蹤了他。

 

我破涕為笑地享用著他帶給我的早餐,雖然價錢不高卻是禮輕人情重,這真是我一生中所吃過最美味的早餐,或許它就是因為多了愛情這一味佐料吧?不然怎麼會讓我吃的那麼津津有味呢?

 

又快到了下班時間了,我整天喜孜孜地對人便是笑容以對,同事們都問我是否有了新戀情?不然怎會如此的紅潤著臉呢?我故作鎮定的用微笑回應,更是換來了他們的好奇與稱羨,這算是滿足了我心中深藏的虛榮吧?

 

下班了,眾人皆離開後,我望著傑伊仍在座位上,我走近他,今天我打算鼓起勇氣來對他表白。

 

我深身地吸了一口氣,羞紅著臉站在他面前。「傑伊!我……」

 

「有甚麼事要對我說嗎?」他的聲音還是那麼地吸引著我。

 

「我想……」我吞吞吐吐地腦中空白,想說的話在喉嚨裡噎著,完全不聽使喚地說出口。

 

「你想說甚麼呢?」

 

「我……」我又深吸了一口氣,將舌稍稍輕舔了雙唇後說:「我想請你當我的男朋友!」我的臉羞紅地好似白天的紅太陽,靜待著他對我的答復。

 

「這……不行!這真的不行!」傑伊張惶地說,好像深怕我像頭饑餓的母獅吞噬了他。

 

「為何不行?我的條件不好嗎?」我的直覺深感這是一種對我的羞辱。

 

「我……」

 

「你怎樣呢?」我追問著,他依然沒說清楚。

 

下班了,我與傑伊一同到公司外頭的小餐館用著餐,他說很珍惜我這位同事及無話不談的好友,但是若是論及感情就真的沒辦法。

 

我振作起精神,強納歡笑地回應著他的話,最後他在要離去的時候終於跟我說了真相。

 

「我是位同志,也就是所謂的同性戀者,請妳別告訴他人!畢竟這社會還沒……」傑伊雙眼凝視著我,誠懇地語氣卻打醒了我的夢。

 

兩個月後傑伊與他的愛人在一家小酒吧辦了婚裡,我也應邀參加,雖然他們的婚姻仍未被法律所承認,但是我看了他們親密的舉動,真的了解他們真的是相愛的。

 

他的愛人,我也認識,但卻沒想到就是那位大門口的警衛小王!

 

我也該再覓良緣了,這一點我是絕不屈服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宮莎曉 的頭像
宮莎曉

短篇小說~宮莎曉的異想世界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