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ced09-1b9c-4413-9b88-9d982d4d0bf5.png

網友找我見面,約在一個鄉下的小咖啡廳裡,在網路的世界裡金太極與波麗露是跟我最談的來的網友,這次的聚會就是由金太極所聯絡的,他還特地畫了張地圖透過電子郵件傳來給我,非常的感謝他。

 

我坐火車去赴約,拿著那張地圖找到了金太極所說的那家小咖啡廳,當地的環境非常的僻靜,若不是金太極事先畫了這張地圖給我的話,我包準找不到這兒來。

 

小咖啡廳十分的典雅,是由一幢舊式的平房所改建的,屋裡的座位不多,陳列著許多咖啡器具,我特意挑了個可以眺望遠方的靠窗位置,等著他們兩人的到來。

 

跟金太極與波麗路兩人在網路上的接觸差不多有一年的時間,聽他們說兩人是舊識,金太極本身好像是位電腦工程師,波麗露則沒說過自己是從事何種行業,只知道他們兩人一男一女,個性則迥然不同。

 

金太極透過文字讓我感覺上就是一位十分聰明的男人,平時跟他聊天時,他總是能夠天南地北的無所不談,無論是文史哲或是經濟、政治等都難不倒他,看得出他是位博學強記的人。

 

波麗露則完全是另一種不一樣類型的人,我透過文字了解到她非常的內斂細心,對於文學詩詞等頗為愛好,也知道她對繪畫方面略有涉獵,聽金太極在網路上描述,波麗露可是位美人兒。

 

我是位學歷史的人,平時就是寫些文章發表在學術期刊上,除了研究歷史外也沒有甚麼嗜好,幸好有了網路可以寄託交了這麼兩位素未謀面的好朋友。

 

我輕輕地啜了口店家送來的拿鐵咖啡,靜靜地等著他們的到來,金太極在網路上有告知我,他會開車去接波麗露一道來,我平常就有早到的習慣,看看腕上的手錶,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十多分鐘,我悄悄地走到屋外伸了伸懶腰,抽了根菸,看著店家養的白色肥貓在門口正曬著太陽,遠處是一片綠油油的蔥綠稻田,陣陣微風吹過,將飽滿的稻穗吹得彎下了腰來,我沉醉在這美景之中,靜靜地等著他們的到來。

 

遠處一部黑色的轎車開來,我想是他們到了吧?我疾步地又走回屋內坐回位置上,沒一會兒從窗外看見一位瘦小乾癟的男子下了車走了進來。

 

他笑臉迎人的用目光將小咖啡廳裡的所有人掃過一遍,其實那也是多餘的,整個咖啡廳裡,除了老闆外就只有我一人而已,他察覺到我後,走近我的面前輕輕扶了架在那蒜頭般鼻子的厚重眼鏡,咧著嘴笑著問我說:「你是……」

 

我沒等他說出我的名字便先問了句:「你是金太極?」他的嘴張大地笑著點了點頭,逕自坐在我的面前。

 

「波麗露呢?你不是會與他一道來嗎?」我好奇著波麗露為何沒來,坦白說,這次的聚會我打從心裡的念頭就是為了見她一面,想要看看她的廬山真面目到底有多美?

 

「她啊?她剛剛打了手機給我,說她有點事耽擱了,無法按時過來,要我別去接她了,稍後她自己會過來!」金太極說著,我看著他的五官,大大的鼻子,小小的眼睛,留著一頭的長髮,下巴有些突出,嘴唇則十分的厚,與我所想像的『金太極』完全是兩個樣。

 

「總算見面了,還真有勞你特地來到這個小地方來。」他說話的速度非常的緩慢,口齒有些不清,說真的,與我在網上看著他透過文字的表現來對照,實在是判若兩人。

 

「你太客氣了,並不算遠,正好我也想到這裡來看看,我對大自然也是位愛好者。」我說。

 

「那就好,你在網路上所表現出來的跟我所想的模樣蠻像的,你說過你是學歷史的吧?」他說著。

 

「對,沒錯,我是學歷史的,對於一些人文相關的議題都十分有興趣。」

 

「喔,那有機會就更該跟你討教了。」

 

「你太客氣了,金兄你在網上所說的事情包羅萬象,我才該跟你討教呢!」

 

「哈,沒那回事啦!」他笑著說。

 

我與他談了一些事情,還算是蠻愉快,話題總在歷史方面的議題上打轉著。

 

「我們這裡有個百年前的古戰場,不知你有沒有意願去看看呢?」他問我。

 

「古戰場?好啊!不過波麗露她還沒來。這樣對她不大好意思吧?」我說。

 

「沒關係,這一帶她也熟,待會兒我打通電話給她,請她到那裡去就行了,來,走吧!」金太極說完話後便到櫃檯付了帳,我與他走出了咖啡廳,坐上了他那部黑色的轎車。

 

「不遠,就在前方而已。」金太極說,他說話的時候總是比手畫腳著,肢體語言相當的豐富。

 

「那就麻煩你了,我還真的沒想到能有幸見到那名聞遐邇的古戰場,這可是件意外的收穫啊。」我笑著說。

 

車子緩緩的前進著,兩旁有茂密的檳榔樹,空氣中有著濃郁的南國氣息,太陽高高地掛在天空上,雖然早已過了中午時分了,還是覺得有點熱。

 

「對了,不好意思,我家就在前方,我想先回去拿相機,可能會耽誤點時間,你不會介意吧?」他邊開著車邊說著。

 

「怎會介意呢?」我說。

 

他沒回答,又是咧著嘴地笑,車子在此時加速,拐了個彎從山路疾駛而去。

 

「對了,你說你是一位電腦工程師,這附近有電腦公司嗎?」我好奇地問他。

 

他沒回答我,車子越開越快,沒一會兒他將車子開進了一個古老的三合院中的庭院裡,他先下車,然後舉起了手指著三合院說:「這就是我家,要不要進來喝杯茶呢?」

 

我抱著盛情難卻的心態跟著他走近了屋裡,一進屋就覺得有股潮溼的霉味噗鼻而來,牆角掛滿了厚厚的蜘蛛絲,像是許久沒人打掃過的廢墟一般。

 

一條大狗被栓在斑駁的牆邊,不停地叫著,竟然咬住了我提在手上的背包,金太極走了過來,從大狗的口中奪了背包後將它放在那破舊的沙發上。

 

「小久,別叫了!你太沒禮貌了!」金太極拉著繫狗繩,一巴掌打在大狗的屁股上。

 

「對不起,這狗兒沒家教,平時不是這樣的。」他賠著不是地對我說。

 

「你的相機拿了嗎?我們該上路了,時候不早了。」我說。

 

「喔,我相機擺在房裡,走,到我房裡去!」他拉著我的手,逕往屋子裡頭走去,裡頭的採光不佳,一眼瞧見他的房裡,緊關著窗拉上了窗簾,一片黑漆漆。

 

「這就是我的房間,你看!相機就在桌上,我的寶貝相機啊,來,我幫你照張相吧!」金太極拿起了相機作勢要我坐在他書桌前的椅子上,準備幫我拍照。

 

「不了!謝謝你,我平時不拍照的。」我推辭著。

 

他舉起了相機朝向我,說著:「來,要照了喔,三、二、一,照了!」

 

閃光燈瞬時一亮,他拍了張照片後,意猶未盡地又按了好幾次快門。

 

我苦笑地任由他拍照,忽然間他後退幾步,出了房門,然後迅速地將房門關上。我對他這突來的舉動嚇了一跳,連忙跳起了身子,想將房門打開,沒想到這厚實的房門任由你敲打仍然是聞風不動地緊閉著。

 

我大聲地喊著他的名字,望著後方的窗簾,用力的扯開,想將窗子打開,沒想到窗子早已釘死,外頭還覆蓋著木板。

 

我此時跳上了書桌,一腳踹向窗戶打破了玻璃,然後又踹了從外頭釘上的木板,木板雖然被踢落,但是這窗框也實在太小了,我整個人也鑽不出去。

 

這時候,我的手機放在背包裡,而背包放在外頭的沙發上,我大聲地喊著,沒人應我。我沉靜下紛亂的心情,看著這凌亂的房裡,桌上擺著一大堆的紙張,我拿起來靜靜地看著。

 

這些紙是從網路裡下載的,有著我的個人資料,原來金太極早就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他一定是位駭客,經由網路上我的IP位址來找出我真實的身份,這一切都是預謀的,那麼波麗露呢?波麗露會不會早就遭逢不測了。

 

這該怎麼辦呢?我透過那扇被我踹壞的房門得知夜色早已低垂,我得想個法子出去才好。

 

我摸著口袋,裡頭有個打火機,我把那些散落的紙張扔出窗外,窗外是個雜草堆,我點燃了幾張紙投擲了出去,沒多久的時間火就迅速的燃燒起來,我用身上的衣物蒙著自己的口鼻,就等著鄰居發現大火過來察看時我能因此獲救。

 

火勢越來越大,沒多久我聽到了有女人的聲音驚呼著:「失火了!失火了!」我知道我的方法行得通,就等著有人來救我,沒一會兒房門被打開了。

 

我見狀乍時整個人衝了出來,一見門外站著一位女子,我拉著她的手往屋外奔去,小心翼翼地護著她,雖然屋內一片漆黑,火也蔓延到了屋內,我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趕緊遠離火場。

 

總算出來到了屋外,那隻叫做小久的大狗也早已掙脫了狗繩在庭院裡狂吠著,牠見到我從屋內逃出後也快步地走了過來,依偎在女子的身旁。

 

「妳是波麗露嗎?放心以經沒事了!」我安慰著她。

 

大火熊熊地燒著,頓時整幢古屋成了火海,身旁被火光照得紅通通,我此時轉過身看著女子的臉龐,嚇了一大跳。

 

那女子身穿著女裝,濃裝豔抹地站在我的身旁,但是我仔細地瞧著她,她的臉竟是如此熟悉,她,她是金太極扮的。

 

我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他用著那口齒不清的語調說:「我是金太極,也是波麗露!」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狂奔,他的身形瘦小自然追不上我,我不知跑了多遠才找到了一戶人家,向他們說明了事情的經過後得知,那名金太極又是波麗露的人是位精神異常的傢伙,自從父母過世後便獨自生活,個性非常怪異與鄰居沒有往來。

 

我趕緊跟人借了電話報警,然後心有餘悸地搭著火車回到了家中,兩天後從報紙上獲悉到他的消息。

 

他被捕了,警方從那幢被燒的精光的古屋裡,搜到了五具的骨骸,全都埋在栓著那隻大狗的牆角下,我坐在椅子上靜靜地慶幸著自己不是第六個……

 39.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宮莎曉 的頭像
宮莎曉

短篇小說~宮莎曉的異想世界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妮妮醬
  • 好可怕呀~~

    版大真的很有想像力,沒幾天就有新的小說可以看了^^

    加油~~
  • 哈~我天天寫....天天亂寫

    宮莎曉 於 2010/08/18 14:32 回覆

  • sherry
  • 居然還配上古厝照片!!

    真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