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_0145.JPG  

 

郝伯伯自己有自己一套的哲學,自從幾十年前從家鄉逃難到了這裡後,郝伯伯便在這裡建起了自己的王國,『郝松鎮醬園』在這兒扎根茁壯,郝伯伯自有自己的醬缸文化。

 

醬園裡有著一套管裡的哲學,或許是因為軍人出身吧?醬園裡一概軍事化管理,就算是第二代也得照著這套模式來。

 

其實郝伯伯早該退休交棒給他的兒子郝虎男了,雖然一切的經營早就交給了郝虎男了,但是醬園裡最暢銷的豆瓣辣椒醬配方郝伯伯就是堅持不交出來,這點可讓郝虎男十分的不滿,雖然不敢明講,但是也常在私底下抱怨著。

 

「死老頭,為何秘方不交出來呢?」郝虎男總是在夜深人靜時對著他的妻子李小萍這樣說著。

 

豆瓣辣椒醬是郝伯伯醬園裡的主要產品,不僅遠近馳名,甚至連海外的訂單都讓郝家接的手忙腳亂。

 

「不是我不交出秘方,這秘方不到時間我是不會讓你們知道的。」郝伯伯其實也瞭解到兒子虎男及媳婦小萍的企圖,不過這是他的堅持,第二代也沒法子,就算是心裡頭不舒服也是得忍受著。

 

「虎男,你看秘方會不會是在那缸陳年老醬裡呢?」小萍在夜深人靜的臥房裡好奇地問著。

 

「這我也不知道,從小就不讓我接近那缸陳年老醬,只知道老爸總是在將豆瓣辣椒醬裝罐時會舀出一些陳年老醬來調味,或許就是那缸老醬的緣故吧?」郝虎男似以所悟的說著。

 

陳年老醬裝在一個大缸裡,大缸上頭被水泥密封著,上頭還貼著封條,單獨被擺在一個庫房裡,外頭的大門還上著鎖,裡頭則常保著固定的溫度與濕度,除了郝松鎮郝伯伯之外,誰也不能進到裡頭去一窺究竟。

 

說也神奇,平時在外頭的辣椒發酵池裡裝成罐的豆瓣辣椒醬嚐起來跟外頭其他工廠製成的並沒有特別之處,不過只要郝伯伯從庫房裡那缸陳年老醬舀出一些在桶子裡,然後提出來拌在其他的辣椒醬裡後,那辣椒醬就會便得十分的甘甜,總是讓人回味無窮。

 

不過近年來總是有嘴刁的客戶開始抱怨起來,說這豆瓣辣椒醬似乎沒有以往的美味,或許是郝伯伯年紀大了,味蕾的靈敏度退化了,於是紛紛有人反應,希望他能交棒給第二代的郝虎男。

 

「爸,連客戶都說希望你把秘方交給我,這樣一來才能讓我們郝家醬園有競爭力啊!」虎男這些日子不斷地勸著他父親。

 

「還不到時候,你慢慢的等吧,我不到死的那一天你是絕對不會知道秘方的。」郝伯伯嚴厲地說。

 

郝虎男也不是沒動過腦筋,他在外頭也曾經百般地試驗過,如何調出來跟家中的豆瓣辣椒醬味道一致的口味,不過總是沒辦法達到自己的要求。

 

「還是放棄吧!」虎男的妻子小萍勸著他。

 

「難道真的就只能等到老頭子死去的那天才能知道秘方是甚麼嗎?」虎男心頭忿忿然地自問著。

 

這天夜裡郝虎男喝了點酒,又去找了他老爸要秘方了,當然被拒絕了。

 

「臭小子,你再這麼無理的話,我的秘方就不交給你!我明天要搭飛機回老家三個月,你再囉嗦的話,我就不回來了!」郝伯伯真的動怒了,說完話後也回到房裡邊喝著小酒邊收拾行李去了。

 

「死老頭,不回來就算了!」虎男也怒氣沖沖地回到房裡。

 

隔天一早虎男到郝伯伯的房裡一看,郝伯伯已經不在房裡了。「回老家三個月?一大早就出門了,跟我賭氣嗎?連叫我載他去機場都不願意了?不管他了!」虎男喃喃地說。

 

這三個月裡郝伯伯果然都沒打電話回家,很快的醬園裡的豆瓣辣椒醬存貨已經賣光了,該再製作新的產品了。

 

「怎麼辦?爸爸還沒回來,辣椒醬我們做不出來。」小萍著急地說。

 

「我也沒辦法啊,那缸陳年老醬鎖在小庫房裡,我又沒鑰匙,怎麼做啊?」虎男也沒輒地說。

 

「這該如何是好呢?」

 

「我看乾脆就拿池裡的那些辣椒醬來裝罐吧,別管那麼多了!」

 

虎男將豆瓣發酵池裡的辣椒醬裝成罐,沒想到居然反應比之前有加陳年老醬的豆瓣辣椒醬還來得好。

 

「莫非根本就沒有秘方,一切都是老爸在騙我們?」小萍納悶地問著。

 

「反正這次客戶的反應那麼好,這證明了我們自己也有辦法製作好的產品出來,不用再靠老頭子指指點點了!」

 

「也對!我看你找人去把辣椒發酵池清理一下,我們下午再準備製作新一批的貨吧!」

 

工人聚在池邊,準備清洗發酵池,將樓梯擺進池裡後便下去清洗。

 

「奇怪,這池裡有東西!」工人喊著。

 

眾人連忙地探個究竟,是個破布包著的東西,工人拿來了清水清洗後,大夥兒總算認出了那是郝伯伯的衣服,將衣服解開後,裡頭是具白骨。

 

原來郝伯伯沒有出國回老家,那天夜裡喝了點小酒,收拾好了行李後,想著要離家三個月心裡頭放不下心來,便走到發酵池來看看,沒想到整個人竟掉了下去,而上頭的辣椒壓著沉下去的他,讓他這三個月都浮不上來。

 

「莫非這豆瓣辣椒醬的秘密是……」虎男幫郝伯伯辦完了後事,令他從小到大不解的那缸陳年老醬,這回他一定要瞧出個學問來。

 

他打開了庫房,走到醬缸前,撕下了封條,橇開了蓋子,一掀就有著上萬條白色又大又肥的蛆在蠕動著,他又怕又好奇地拿了根棍子攪動著,攪啊攪,攪啊攪……

 

就攪出了幾個骷髏頭浮在老醬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宮莎曉 的頭像
宮莎曉

短篇小說~宮莎曉的異想世界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好幫手
  • 黑心食品又又添一樁.............
  • 哈~千萬別買到

    宮莎曉 於 2010/09/06 15:29 回覆

  • Cynthia
  • 哇~~ 夠勁爆&驚悚
  • 辣得過癮

    宮莎曉 於 2010/09/06 15:30 回覆

  • accrcw75
  • 聽說郝伯伯的醬缸術雖不傳子,可是卻為了2百大洋,賣給了一個叫做「丫丫叫」的癩利頭,這丫丫叫可厲害了,醬缸技術不但全學會,還青出於藍,勝於藍;那臭辣豆瓣不但臭,且辛味足,在市場上撈了幾筆。可是聽說那丫丫叫好像因為內部分贓不公,現在被深鎖在後山內的水庫區;大家臨走前,丟了幾罐辣豆瓣給他,他塞的津津樂道,嘴角還常有幾片辣豆瓣黏在上面,不時有幾顆掉在地版上。(不知沙曉兄可否劃一幅此景的插畫?)
  • 你還想像力真豐富

    宮莎曉 於 2010/09/09 13:28 回覆

  • Thomas3000
  • 呵呵﹐形容的很貼切。拉法葉案到花博貪污案.....真是父傳子滴“耗呆”傳承。
  • 哈~~~

    宮莎曉 於 2010/10/06 02: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