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ee88367-5deb-4182-be9b-a51d2d0cad07.png

牟才亥提著公事包坐在市區公園的長椅上,看著四處走動著的人群嘆了口氣,仰望著無盡延伸的藍色天空不禁地喃喃自語地說:「我這小小的保險業務員,究竟要到甚麼時候才能發大財呢?」從大學的電機系畢業十年, 一事無成的牟才亥感慨地說。

 

他起身走到一旁的大水池前,瞧了池裡的黑天鵝正成雙成對的嘻玩著,心裡頭想了想,年紀也不算輕了,也沒有適合的對象,更遑論成家立業,已到月底了,自己的業績依然沒有絲毫的起色,晚點若是回到公司裡,難免還得挨主任的一頓罵。

 

牟才亥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確實不早了,待會兒還是得辛勤的拜訪客戶,不然這個月的業績免不了還是跟上個月一樣掛零;他低著頭,一臉喪氣的走著,不由自主地在心裡頭想著:「難道老天真的對我那麼不公平嗎?」

 

此時,他的手機響起,看著手機上頭莫名的號碼,心想這可能是某位客戶打來的電話?這下子可要好好地爭取這難得的機會。

 

「你好,我是牟才亥!」

 

「牟才亥,很好,你是牟才亥,我總算沒記錯電話……」電話的那一頭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

 

「請問你哪位?非常高興能為您服務,請問先生您貴姓呢?」牟才亥用著十分親切的語氣及制式的業務話語問著對方。

 

「我不是要保險的,何況你拉保險也不會有業績的,你這個月也一定是掛零的!」對方說。

 

「這……」牟才亥莫名其妙地一時語塞。

 

「你也別在囉嗦了,我現在跟你說,你一定要照辦,不然你這輩子就毀了!」中年男子的語氣非常堅決,以一種帶著恐嚇的口吻說著。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牟才亥問著,他直覺這傢伙究竟是不是個神經病呢?但是聽他的語調又覺得這人的聲音非常的熟悉。

 

「好,時間快來不及了,我也不廢話了,我告訴你,待會兒下午四點半,你到三悅百貨的右側轉角處,那邊有個巷口,你就在那等著,到時會有位年約二十五歲戴著付眼鏡,身穿白色洋裝的女孩會過馬路,屆時她會受傷,記得要打通電話給救護車,然後跟著車子到醫院去,我會再打電話給你的……」男子說完電話後立即掛上了電話。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牟才亥不解地站在公園裡,看了手錶上的時間,離下午四點半還有十多分鐘,三悅百貨就在公園旁,不妨就走過去看看到底是會發生甚麼事,反正對他而言也沒啥損失。

 

他步出了公園,腳步緩慢地走著,他的個性就是那麼的不積極,從小到大就是這般的德性,但是他自認自己還是一位好人,至少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傷害到無辜的人們。

 

來到三悅百貨的門口,差不多是四點二十五分,他往百貨公司的右側走去,穿過了一個長廊便是馬路,他東張西望地瞧著,就是沒見到有哪位受傷的女孩出現。

 

四點三十分了,眼前有位臉上戴著眼鏡,看起來十分文靜的女孩正要從對街過馬路,她小心地走著,手上提著三悅百貨隔壁的購物袋,看得出裡頭裝的都是戰利品。

 

她正走在斑馬線上,街道上也沒有甚麼車,牟才亥心想剛剛那通電話一定是惡作劇,他的嘴角略為上揚地微笑,說了句:「牟才亥,你還真是個傻蛋啊!」

 

這時女孩已從對街來到牟才亥的面前,正準備踏上行人步道上,忽然一部機車從她的右側急行而來,牟才亥見狀正要提醒她時,機車就撞上了女孩,女孩整個人跌坐在地上,戴著頂全罩式安全帽的機車騎士沒有下車探看,反而加緊油門地逃逸。

 

牟才亥來不及看清處肇事的車牌號碼,他趕緊上前去探詢女孩的傷勢,她的意識還算清醒,不過看著她冒著汗疼痛的表情,牟才亥看得出女孩傷的不輕。

 

他趕緊報了警,救護車也很快地來到現場,牟才害陪著女孩上了救護車來到醫院,他幫她辦好了手續,也幫她通知了親友,女孩的雙腳骨折必須立即開刀,牟才亥沒有離開醫院,靜靜地坐在開刀房外頭的長椅上等著。

 

「牟才亥,你現在正在醫院裡吧?」他的手機又響了,他接通後,對方劈頭就說了這句話。

 

「你是誰?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你怎麼知道那位小姐會受傷呢?」牟才亥問。

 

「我是誰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是你別離開醫院,待會兒她的家人來時你得表明你的身分,然後多多對這位女孩關心,我坦白告訴你吧,她就是你未來的妻子!」男子說。

 

「我的妻子?」

 

「沒錯!她就是你的妻子,她可是位富家女,這下子你就飛黃騰達了!這不是你所期盼的嗎?」

 

「這……」

 

「你少那麼不長進!你就是這種畏首畏尾的個性才會害了你到現在還是一事無成,聽我的話,多多跟這女孩大獻殷勤吧!我會再給你打電話的!」

 

「你究竟是誰?」

 

「我是誰?哈哈,到時候我會找機會現身,你就會知道我是誰了!」

 

電話被掛斷了,牟才亥越聽越糊塗,一頭霧水地坐在椅子上,沒多久女孩的親屬來了,牟才亥一眼就認出對方是常上電視接受訪問的巨富,莫非這下子他真的要發財了?

 

巨富非常感激牟才亥的見義勇為,他離開醫院後返家稍做休息後換了套衣服又來到了醫院,想要探視那位女孩。

 

他來到病房的外頭,靦腆地站在房門外,猶豫著到底要不要推門進去。

 

「她還會記得是我找救護車救了她嗎?她真的是我未來的妻子嗎?她可是豪門的女兒,怎麼會看上我這窮小子呢?我該進去嗎?這該怎麼辦呢?要不要進去看她呢?」牟才亥在門口不停地自問自答,他的腦海裡充滿了疑問。

 

「不管了,就禮貌性地問好而已!」他顫抖地推開房門,女孩正昏睡在病床上,只是病床旁有位中年女子,長相與女孩的面貌極為相似。

 

「妳好……」牟才亥心想這位中年女子應該是女孩的家人,他連忙地跟她問好,步入病房裡後,卻見該名中年女子卻神色慌張地看著他。

 

中年女子沒有說話,見到牟才亥後卻匆忙地想走出病房,牟才亥看了病床上昏睡的女孩一眼,突然驚覺地發現她的呼吸管被拔除,牟才亥趕緊將呼吸管裝回,而中年女子卻往房門急步走去,他想喊住她,此時病房的房門被打開,一位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妳在幹甚麼?妳怎麼也來這兒了?」男子看著中年女子說。

 

「我不會讓你的詭計得逞,牟才亥,,我受夠了!」女子對男子說。

 

「牟才亥?你也叫牟才亥?」牟才亥望著中年男子,好奇地看著他。

 

「我們到外頭說吧!」中年男子拉著中年女子的手,對著牟才亥說。

 

三人來到醫院樓下的咖啡廳,牟才亥看著兩人說:「這到底怎麼了?說清楚吧!」

 

中年男子,喝了口咖啡說:「還是以前的咖啡好喝!」

 

「你快說吧,別賣關子了!」牟才亥說。

 

「好吧,聽清楚,我就是二十五年後的你!我就是二十五年後,六十歲的牟才亥,聽懂了嗎?」

 

「六十歲的牟才亥?」牟才亥看著自稱是六十歲的牟才亥的五官,頓時才覺的兩人長的十分的像,就是對方多了份滄桑感。

 

「我是搭時光機器來這裡的,因為我怕年輕時的我,也就是現在的你,個性太懦弱,沒有辦法下定決心去追求真愛,所以特地來幫你一把,時光機就是我發明的,二十五年後的我所發明的!」中年的牟才亥說。

 

「那這位是……」牟才亥問。

 

「這是我老婆,就是躺在病床上的那位,二十五年後的她!」中年牟才亥說。

 

「難怪我一眼見到他就覺得兩人那麼像……那妳為何要拔掉年輕自己的呼吸管呢?喔!我知道了,妳想害死自己!」牟才亥驚訝地說。

 

「這一切都要怪他!我受夠了,這二十五年來我受夠了!這傢伙,我真的是寧願在年輕時就死去也不願嫁給他!」中年女子說。

 

「為甚麼呢?」牟才亥問。

 

「這個爛傢伙,在我受傷住院的期間對我大獻殷勤,欺騙我的感情,當與他結婚後,將我父親給我的錢全部拿去研發甚麼時光機器,害的我現在日子過的那麼苦……我真得寧願在年輕時就死去也不想跟這騙子過一輩子!」女子哀傷地說。

 

「妳……幹嘛說這些呢?我研發的機器又沒甚麼不好,等到賣出專利後就可發筆大財了。」中年的牟才亥說。

 

「這……太神奇了,居然會有這種事。」牟才亥嘖嘖稱奇地說。

 

「原來你們都在這裡啊?」一名男子從遠處走過來。

 

男子長的跟十年前的牟才亥極像,中年的牟才亥見狀說:「兒子你也來了!」

 

「對啊,今天是媽媽的生日,我來找兩位回去,我訂好了餐館,我知道媽媽最近更年期來,心情不大穩定,所以特地來找兩位回去!」年輕男子說。

 

「年輕時的爸爸,我們走了!」年輕男子說。

 

「走吧,回家了老伴,別生氣了,晚點我再帶妳去搭太空船看夜景!我的安全帽呢?」中年的牟才亥,找著自己的安全帽。「找到了,居然放在這裡!」牟才亥看著中年的自己拿起了那頂安全帽,就跟騎機車撞那位躺在病床上女孩的騎士戴的一樣安全帽。

 

「走了!今天是媽媽生日,我們回去了!對了年輕的爸爸,明天記得要去買樂透喔,號碼是……」自稱是牟才亥兒子的年輕人將嘴湊近他的耳邊說著;中年牟才亥連忙叮嚀地說了句:「要對未來老婆好一點!別像我一樣!」接著三人揮揮手突然消失在他的面前,牟才亥望著牆壁上的時間顯示器,上頭寫著,四月一日。

 0a9df2f0-ccf1-4dab-a27f-c96c792d613e.p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宮莎曉 的頭像
宮莎曉

短篇小說~宮莎曉的異想世界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夢哩
  • 如果這不是愚人節的玩笑
    他真的太幸運了XD
  • 對啊~但是這種幸運兒還真少見

    宮莎曉 於 2010/09/12 16:23 回覆

  • sherry
  • 我還是白天再看好了...

    晚安。 ^ ^"
  • 好~~~

    宮莎曉 於 2010/09/14 12:35 回覆

  • sherry
  • 我還以為他準備"謀才害"命呢!!
  • 哈~被名字誤導了~~

    宮莎曉 於 2010/09/14 18: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