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_7704-1.jpg  正義鑣局少主人單迪中為報父仇自京城千里而來,經過兩年多的尋覓終於在江南尋得仇人麻子鷹勾的下落,單迪中手握著亡父留下的那付傳家兵器『煁燧鞭』望著天低頭不語,心頭滿懷悲憤,自兩年多前,其父遭麻子鷹勾的暗算身亡後,正義鑣局索性結束了保鑣的生意,單迪中也一心想要尋仇,因此收拾了細軟便自京城南下而來。


單迪中打聽到麻子鷹勾正在青犬莊於是便先在青犬莊外覓得一處客棧先行歇腳,待酒足飯飽,養精蓄銳後便將直往青犬莊取麻子鷹勾性命。


單迪中兩年來飽經餐風露宿之苦,此次之所以可得知殺父仇人下落全拜亡父老友楊氏兄弟楊獻虹及楊聞佳的奔走告知方得此音訊。


夜早已低垂,戶外行人早已零落,楓紅飄落在黃土地上,客棧裡頭有條老狗伏在櫃台下,單迪中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四周,以防仇家的偷襲。


外頭兩匹瘦馬載著兩個人前來,馬嘶聲早已驚動了飛鳥,屋外兩人繫好了馬,進到客棧裡來,對著單迪中點了個頭,接近他的身前揖手問好,此兩人便是楊氏兄弟,此翻多虧了他們,單迪中方可有機會報此血海深仇。


「兩位楊叔叔,小姪在此多謝二位鼎力相助,先父在天之靈想必為有兩位叔叔的拔刀相助而欣慰。」單迪中望著楊氏兄弟道,


楊聞佳未等單迪中說完話便道:「賢姪何必介意?汝父與我兄弟二人情同手足,當年打下京城第一鑣的名號,今日助此小忙,賢姪何須掛意?」


楊獻虹亦道:「賢姪莫再客氣,姑且飲此杯酒後,再商量大策,看要如何擒殺麻子鷹勾這韃虜!」楊獻虹倒了杯酒給單迪中,作勢要他飲盡,單迪中豪氣干雲一口便乾,毫無任何多餘的話語。


「好酒量!賢姪,不知汝父留下的那付轟動武林的神奇兵器『煁燧鞭』是否攜於身上,能否借予老夫兩人瞧瞧,老夫只怕明日對戰後恐遭不測,若是今日可見寶物一眼,古人有曰:『朝聞道,夕死可也!』煩請賢姪賜我兄弟一睹為快!」楊聞佳小聲地道。


單迪中一口答應,隨即從包袱中取出『煁燧鞭』交給了楊氏兄弟,兩老兒一見寶物喜不自勝,楊獻虹仰天大笑細聲地對著單迪中唸了:「一、二、三」後,單迪中俯臥在酒桌之上。


「哈哈!愚蠢小子,殊不知汝父當年亦是我兄弟串通好了麻子鷹勾對你那虛有其名,貪婪不已的父親下毒手嗎?你這兔崽仔想要行走江湖?還嫩得很呢!」

楊獻虹臉上猙獰地笑著道。


「這『煁燧鞭』當年便是我兄弟二人自大內所劫,哪知這混球小子的死鬼老子居然黑吃黑貪了這寶貝!說這可原是他家中之寶,卻為皇帝老兒強奪而去,硬要豪取而來,這可是價值連城的寶貝,聽說鞭裡可有張藏寶圖啊!他這狗娘養的臭小子一定不知道,不然怎會帶著根寶四處流浪啊!」楊聞佳露出了比楊獻虹更為無恥的面目道著。


兩人作勢要離開客棧,不料此時一個長得半男半女的怪人從客棧外直奔進來,「麻子鷹勾!」楊氏兄弟大驚地說。


「你們這混蛋二老,往哪走?寶貝留下!」麻子鷹勾雙手握著玄鐵打造的大鐵勾,攔住兩人去路。


「麻子!我們沒有要跑,只是想先看看這件寶物而已,不然就此將它交給你!」楊聞佳嘻皮笑臉地說著。麻子鷹勾不疑有詐貼近楊氏兄弟身前,怎料楊聞佳從袖中取出把金色匕首直往麻子鷹勾的腹部刺去,麻子鷹勾不疑有詐卻冷不防挨了一刀。


麻子鷹勾大呼,情急之下便騰身做個『鷹揚燕子躍』的動作,翻過楊聞佳的頭上,一個大鐵勾就往楊聞嘉的頭打了過去,瞬時腦漿迸劣,血噴如柱地濺在楊獻虹的臉上,他直覺想逃卻見那大鐵勾又打了過來。


麻子鷹勾修練的是『菊花神功』,屬於陰柔的內功,楊獻虹練得則是一種源自西域而來的『臂骨經』,『臂骨神功』與『菊花神功』本是同門功夫,兩者相剋,從來沒有較量過,此時兩人內功盡施,四掌相對。


楊獻虹腰間配著『煁燧鞭』全身冒汗,兩眼發白,而麻子鷹勾則臉部完全變形的發出怒吼,不一會兒兩人皆膨脹成兩個球體,因為兩人的內功套路相同引起了走火入魔。


不多時,兩人膨脹地塞滿了客棧,躲在櫃台下的狗也以尾巴遮住了眼,不敢再多瞧一眼,終於碰了一聲,瞬時炸成灰燼,連同倒地的楊聞佳也被炸得屍骨無存,『煁燧鞭』則從高處落下斷成兩截,掉落出來一塊黑色的蘿蔔乾。


一旁的狗兒見狀叼了就走,原來單家的先祖是位太監,將其閹下之物藏於『煁燧鞭』中,後來年老憂無後傳香火,於是過繼了位遠房的兒子當後嗣,這也就是單迪中的曾曾祖父。


此時單迪中一覺忽醒,見客棧無人,心想楊氏兄弟可能先行離開去對付麻子鷹勾了,方才他的酒醉或許是楊氏兄弟不想讓他白送命才故意下藥迷昏他,單迪中心中十分感念二老的疼愛。


他四處尋找『煁燧鞭』遍尋不得,想想那鞭也無啥稀奇,深吸口氣道:「出門兩年多,父仇有人將代報之,不妨就此回家享福!」


江湖豈止險惡!竟是無知人乘馬吹笛,故作瀟遙!無知難道可保身乎?無知無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宮莎曉 的頭像
宮莎曉

短篇小說~宮莎曉的異想世界

宮莎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